设计和工程凯时国际入口

  新闻资讯     |      2022-11-26 06:49

  凯时国际在线设计和工程天生的就是一死对头,任何问题,工程都可以用一句没法做,设计都可以用一句不好改结尾,凯时国际入口最后以一句“”互相问候对方结束。

  周三的晚,车水马龙的街,离清明假期还有三天。虽说清明不是个值得庆祝的节日,但有三天的假期终归是让人开心的事。我这条甲方工程狗和狗嫂这位设计院设计师在一个红绿灯口因为不可调和的矛盾吵了起来,我们争吵的问题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为啥你工程得值两天班,凭啥你设计可以放三天?我这条工程狗来写这篇东西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对设计不友好,人之常情素有先怜悯自己,没有憎恶自己而怜悯他人的道理,但我努力使我打下的每一个字保持公正客观,不掺杂一点水分和虚假。

  工程转设计的我曾经写过,以前在千岛湖时的八局技术员小Y,老读者估计有了解:这人和我一届毕业,在八局干了两年的技术工作,一年半的工作经验时跳槽去了设计院开始画图,从画楼梯开始画啊画啊画。过程辛酸苦楚我不大清楚,只知道一次问我小Q3驾驶体验如何,原来是到设计院后准备买辆小车。在那个当口和他聊了几嘴,在一家杭州的设计院,自己租了一个小房子,会有加班但也会有周末,最重要的是有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我问他,后悔从安逸的八局跳出去吗?他说,不后悔,感觉现在的生活才是正常的生活。哦,他的专篇我给删了,但我曾经写过他:土木狗的自由,是从租房开始的

  设计转工程的结局就没这么好了。我们项目以前的土建经理,曾经是甲方设计部建筑设计,后来想不开来我们项目锻炼,从设计转编到了工程,从此开始半年魔鬼般的工程生涯,最后是被施工单位死死气走的,那是真的死气走的,离职后还休息了好一会儿才回到岗位工作,而且依旧回到了设计岗。

  理论上的工程岗应该是根据公司节点要求吩咐施工单位做一件事,不说颐指气使吧,那咱商量着来,Ok,商量出个结果来我们一起努力推行...可在处理人这件事情上哪有这么多理论上。早上你和他谈问题谈困难谈条件,他有一百个你觉得很实在的理由,这能叫推诿?

  早上谈得好好的,下午施工单位领导去和劳务班组谈,劳务班组一个不答应,施工单位领导没辙,下午来告诉你不行,这能叫不守信用吗?

  早上谈得好好的,下午施工单位和劳务也谈好了,劳务第二天告诉你工人加进来了,可是他们人均干的活少了,这才一个月的活,你工资每天给我加个20块,施工单位一琢磨我这自己不能吃亏,给甲方上张单子吧,这能叫不尽力?这种还算是前因后果都理得清的事,理不清的事多了,什么信口开河信手捏来告诉你明天腻子班组进场,结果这个明日复明日直接是一个礼拜以后,你之前答应的设计销售合约明天可以看样板就一直拖拖拖。凯时国际入口

  态度好的施工单位说领导我也没办法啊,我也尽力了啊;态度不好的在被你逼急了直接怼你,什么地下室工作面都没有,现在这么早进来干什么?人家言之凿凿很有道理,你觉得领导这么催你要腻子样板是行径,你去骂领导?

  这样的事情每天不发生个四五件一定不是真实的甲方工程师。我这种一毕业就见识过人情无耻的老油条倒是习惯了,有时候自己也是这么无耻;但设计出身,以前对接的都是些文质彬彬的设计师们哪有经历过这样的无耻行径?就这样,我们那位设计出身的土建经理和总包几番交涉,被不讲道理且无理地总包死死地气跑了,只听说最后局面僵到他去验收总包不搭理,他要一个文件总包不给,但聪明的总包牛皮就牛皮在他领导一出面马上乖乖的配合,说白了总包就是看你不爽。

  设计羡慕工程自由散漫,办公室坐坐,工地逛逛,日常工作就是聊聊天;工程羡慕设计衣冠楚楚,人模狗样,干净整洁的办公环境,真白领。设计羡慕工程下班后就不用盯着电脑,偶尔打几个电话看看微信就好;工程羡慕设计可以想下班就下班,还可以随时随地有台电脑就工作创造产值。

  设计羡慕工程...我也不知道工程有啥好羡慕的,但工程还羡慕设计下班后就是真下班,周末休息是真休息,工程下班后却要被施工管理烦,放假也得值班没有一个完整的双休或者假期...

  现在我的日常就是晚上苦熬,倒也说不上苦熬,做做总结理理思路,看领导跑了或者时间差不多了我关上电脑下班。别扯什么事情干完了可以早点下班,这个话题我和前任领导敞开胸怀时聊过,领导就说了,什么叫事情干完了,工程你能和设计一样图画完了就算活干完了?图纸看了吗,每个细部节点做法都清楚了吗,方案审了吗,凯时国际入口竣备交付策划梳理了吗,第三方检查评估策划做了吗,和分包界面理清了吗,下下下周要的汇报做了吗,总包提的一二三四五条问题尽力去解决了吗?

  然后我出发去设计院接狗嫂,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设计院都是这样,可以想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就什么时候下班回家,狗嫂在我到门口后就会出来,我们一起回家,有时候她要开电脑画画图,我就看看剧打打梦幻赚外快,但话说回来能在家里画图赚钱不香吗?

  有时候周末和节假日狗嫂都要画图,但不用去公司,可以在家画啊...苦逼是苦逼了点但好歹自由了点,我这嚷嚷了半天不就在强调一个字嘛:Freedom,自由,自由,TMD还是自由。

  秋石高架是杭州晚高峰最堵的一条路,但我大部分下班时秋石高架已经基本通畅,垃圾特斯拉的无框玻璃风噪实在大,我在呼呼声中给老妈打电话,告诉他清明可能不回来的消息。老妈显然有点失望,她说你们央企也都不放假的吗。我说这和央企没什么关系,主要因为我是干工程的。老妈说好吧,那我明天就不打清明粿了,本想打几个你回来的时候带回杭州的。

  那一刻眼前突然有了水珠,我也不知道是眼泪在眼眶打转还是杭州这鬼天气又开始下雨了。说到下雨,现在我管的这标段在努力抢外墙保温施工,为了不影响进度,我硬生生地从以前最喜欢下雨天变成了现在的讨厌下雨天...